拓展旅游

拓展旅游基地榴园村散记

      

    向右拐过一个路口,跨入了石榴古林,只见榴树夹道,虬枝扑地,一片葱荣。红玛瑙一样的花骨朵挂在枝条,有的像小玉瓶,晶莹剔透,有的像婴儿小嘴,红红嘟嘟,有的嫩蕊初露,似繁星点点。可能是受地势影响,越往高处,花儿越繁。有的花瓣密集,花大色红;有的细叶柔枝,花红似火。举目望去五光十色、云蒸霞蔚。近察细辨又各不相同。其色,有“樱桃红”“玛瑙红”“枣红”;其姿,有的丰满、有的雍容、有的修长;其态,有的热情、有的温婉、有的文静。置身花丛中,真有些“乱花渐欲迷人眼”了,自然又想到了杜牧的《山石榴》:“似火山榴映小山,繁中能簿艳中闲。一朵佳人玉钗上,只疑烧却翠云鬟。”面对这美的花美的景,有谁能不心旌摇荡如痴如醉呢?
    榴园村在我的心目中,是个神奇的地方。张果老成仙的传说,当地村民千年传颂,并由此演绎出许多动人的故事,而石榴古林园、石榴产业也远近有名,如今已成为安徽省乡村旅游胜地。榴园村是淮北市烈山区烈山镇的一个山村,虽然近在咫尺,却未得一见,常以胡思乱想来弥补心中的缺憾。
    初夏时节,带着想象和新奇,终于有了榴园村一游。
    出淮北市城区东行,过外环,过蔡里,我的思绪也随着汽车的驰骋而活跃起来。首先想到张果老,历史上实有其人,是一位唐初道士,新旧《唐书》中有他的传记,然而谁也搞不清他是哪方人氏,或许此行会有什么新的发现。一会儿又想到石榴。《群芳谱》有载并赋诗曰:“乘槎使者海归来,移得珊瑚汉苑栽。”相城从先秦至北齐,农业文化辉煌千年,那时的沛郡相县始有石榴吗?一下子又扯到了白居易,唐贞元年间,青年白居易在符离生活十二年,有“小村山榴近砌栽,半含红萼带花来”句。说明唐代符离一带就已栽种石榴了。是时相城归符离县辖治,榴园村是否已栽种石榴了呢?就这样,一路上想着事儿,不觉来到了榴园村头,立刻就被眼前的大美天地感染了。面东而立,只见三山环抱,峦峰拱卫,山麓平川清奇秀丽,果然是钟灵毓美之境、藏风聚气之地。民谣云:“三山夹一山,不出皇帝出神仙”。淮北史家王振鲁先生曾采风撰文,佐证此地为张果老故里,并据史传推测,张果老生于唐初,仙逝于唐开元年间。青山绿水中藏有的遗迹遗址,已纳入旅游资源之列。进村伊始即有所获,端的不虚此行。

  


    沿路北行,绿荫夹道,散发着纯净,远处的村舍透着恬淡。蓦地,一缕凉风徐来,举目望去,环村大坝横亘村前。村民介绍说,这是米粮坝,原是山洪多年冲出的大沟湾,沟深坡陡,只身徒手过沟都难,牛车过沟要套上三头牤牛快鞭急喝才能过得沟去。1962年,夏天建桥,秋季筑坝,既解决了行路难又可蓄水。桥上石栏有铭:“山前荡绿水,贺一桥畅通,壮丽雄伟万古存;背后藏青山,喜三峰环抱,苍翠巍峨千秋在。”今年初再次放水修坝,据说往年这时候来,一泓环村,池水湛蓝,白墙红瓦映在水里,一簇簇石榴树植在池畔,长枝伸到水面,鸭子从枝下游过,漾出一池清涟。每年五月,来村里赏花的游客络绎不绝。
    据了解,“乡村观光”逐年红火,得益于石榴产业的扩大和新农村建设。近年来,烈山区围绕城市转型,增加投入,引导土地流转,推行大户承包,扶持石榴专业合作社,完善服务功能,延长产业链,石榴种植面积已达6万亩。同时实施农村绿化、硬化、亮化等基础设施建设,使古老山村焕发勃勃生机。50年前,村民背石垒墻,筑桥建坝,续写了吃饱穿暖的神话;半个世纪后,村民开山掘地,发展观光农业。50年,不算很长的历史时间里,山村竟三易其名。本村走出去的原濉溪县委书记禹大成,他在日前送我的诗中写道:“穷山恶水山套村,有女不嫁那里人。千思万想找原因,异名换姓宋庄新。改天变地植果树,高山低头青绿荫。山满平地挂鲜果,名声在外榴园村。”走在幽静僻静的小道上,“新汉风”民居散落在山林中或隐或现。走近才看清,民宅一户一景,随宜而建,或岩旁、或塘间、或依石、或临涧,小院曲户,短墙花影。走进农家小院,屋前房后院内窗边,横斜曲直,全栽有石榴树,阵阵馨香扑鼻,一番山区农家风味。放眼望去,林在村中,村在林间,进村即进林,进林便进村,民居山林两得其宜;环村小道就居而建,道旁置路灯,灯下植树木,村道连着山林连着每个宅院;村卫生所、农家书屋、文化广场、小学校,被诗意地编镶在榴林之中,妙趣盎然。
    忽然又有新的发现,远远眺见一棵古老高大的槐树,巍然屹立于村部门前。古槐三围之粗,数丈之高,百秋之寿,春若一座绿塔,夏若一团白云。曾听说村里有许多古槐树,树龄都在百年以上,赵庄古槐树龄最长,至少两百年以上。宫御花园、官宦故里多见古槐,书香门第、乡绅贤达也在庭前植槐,然而出人意料的是,并不那么闻名的小山村,竟像一壶醇香老酒将世间精华浓缩于内,有了“园密花藏易,楼深月到难”(唐·吴融)的墨趣,有了“庭槐藏乱鸟,阶草夜虫悲”(唐·岑参)的诗意,散发着浓浓的传统文化气息,让前来观光的人们领略了北方山村的韵味。
    由宋庄村口沿濉皇路东行,沿途看到八里岗水库、龙须湖、军民坝,水面广阔,凝碧晶莹,铺陈山坳之间,水面上映着绿树山影。不远处传来淙淙流水声,循声寻去,只见山坡涧沟里,数股山泉喷涌,水面泛起的水泡泡如筛子般密集,像开锅一样翻腾,故名“筛子泉”。如若雨季,沿涧泻流,水声訇磕,山鸣谷应。这次进山方知,榴园村不仅湖泊多,泉水也非此一脉。前后左右,村里村外,几乎无处不涌,无处不泉,村子里有“四眼古泉”“莲花盆古泉”,山间密林泉隐其中,多是“只闻其声,未见其泉”。村子里最有传奇色彩的是水库东南角的那口参井。很早以前,先民吃雨水,后发现此泉,几个村的村民共用,而井水却不溢不涸。据村民说,张果老当年在塔山寺出家修行,每日下山到此井挑水,往返劳苦,偏遇两个娃娃半路缠着要喝水,不料一喝就是半筲,因此张果常被师傅责罚。两个娃娃是两个仙参,张果尊从师命,掘出一个仙参,后背师偷食成仙,怕师傅惩罚,打点包袱骑驴而逃,又怕师傅追赶,不时回望,后索性转身倒骑,因此就有了张果老倒骑驴之美传,此井也因此得名“参井”。还说井旁有天然大石,叫“八仙台”,张果老等八仙每年中秋在此举行“石榴盛宴”,以泉作酒,品榴赏月。俗话说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”,我却以为,“山不在名,有泉则灵”。山泉滋润万物,蕴育生灵,演绎传说,是榴园村山林的血脉、村民的灵魂。
    一阵甜润、浓郁的榴花香味,逗引我们向石榴古林园赶去。古园坐落塔山村北部,大裂山西麓,犁铧山南坡。园子西南入口处,一黄色巨石耸立,镌刻“石榴古林园”几个大字,一条石板小道逶迤着伸向深处,似是园之引道,道西侧一行老梨树,道东则置一排树枝低栏,栏内稀疏的石榴树中间种着油菜,虽无稀奇之处,然而自然平淡中透着清新。
    向右拐过一个路口,跨入了石榴古林,只见榴树夹道,虬枝扑地,一片葱荣。
    红玛瑙一样的花骨朵挂在枝条,有的像小玉瓶,晶莹剔透,有的像婴儿小嘴,红红嘟嘟,有的嫩蕊初露,似繁星点点。可能是受地势影响,越往高处,花儿越繁。
    有的花瓣密集,花大色红;有的细叶柔枝,花红似火。举目望去五光十色、云蒸霞蔚。近察细辨又各不相同。其色,有“樱桃红”“玛瑙红”“枣红”;其姿,有的丰满、有的雍容、有的修长;其态,有的热情、有的温婉、有的文静。置身花丛中,真有些“乱花渐欲迷人眼”了,自然又想到了杜牧的《山石榴》:“似火山榴映小山,繁中能簿艳中闲。一朵佳人玉钗上,只疑烧却翠云鬟。”面对这美的花美的景,有谁能不心旌摇荡如痴如醉呢?果农告诉大家,园内的近千棵古石榴树,都称得上“老寿星”,平均树龄150岁以上,许多石榴树树龄超过200岁,经过剪裁施肥科学管理,现在仍焕发着旺盛的生命活力。听到此话,谁能不为之动容,“岁长最是塔山榴,依旧笼烟十里坡。”这样的诗句不期然跳到嘴边。于是我们观赏的步子放慢了,轻轻地徜徉其间,生怕碰着这些“老人”。园子深处,有十棵最为苍老的古石榴树,有的枕石半卧,似与人语;有的以木支撑,似策杖迎宾。粗壮碧绿的新枝上,小骨朵似的蓓蕾密密麻麻地爬满了枝头,有的则开出了满枝璀璨的繁花。第一次花朵凋落后,它会开出第二次繁花。尤其是那棵“石榴王”,尽管枯形老干,树皮斑驳,仍尽量舒展枝丫,毫不吝惜地把异彩和奇香奉献给四面八方。三百年古树,历尽沧桑,阅尽春色,受人爱戴,令人敬仰。赞他们“鹤发童颜”“老当益壮”,似乎都不能达意,就尊称他们“榴园十老”吧。大家敬礼、鞠躬,衷心祈祷老人们健康长寿。
    石榴古林园深处的塔山寺,依山而建,嵌于青山碧翠之中。原有十几间大殿,殿前有门,门额有题,院内植有四棵千年古柏,院外即是现在看到的石榴古林,可以想见古刹当年的盛况。当地村民说,张果老就在塔山寺出家修行,后来超度成仙。文化大革命前寺里还有香火,后来改作了小学校,再后来不知咋的就拆了,现在还有藏仙洞、仙人观湖台、橡树林等遗存。“古寺烟火处,榴花应时开。至今忆张果,犹见骑驴来。”古寺无存,大家深深地为之惋惜。孕育于古老山村的传说,口传千年,涵养着这块土地,温馨着榴园村民。
    沿着迤逦的小径,悠然来到古园东部,这儿高树、红亭、古井,轻灵别致,恍如置身于仙境,心下涤然清明起来。驻足高处向坡下望去,一园榴花扇形铺展似裙,弧形曲躬如揖。古园后面的大裂山上,盘根于岩缝的杏林,成簇连片,清明前后喷红吐白,山头成了杏花的海洋;山腰间则是千树万树梨花开,春光之下如雪似玉、洁白万顷。一棵高大杏树下,我们探访了“藏仙洞”。
    乃至攀到“仙人观湖台”,榴园村风光渐次映入眼帘,是观景摄影的好地方。
    远眺峰峦起伏,层林尽染;俯视山色碧影,波光粼粼;近看“龙泉山寨”、“果老山庄”、榴园民宅,山水林房悠然入画,蔚为壮观。下山的路上,回味观感,不由赞叹:钟灵毓秀,集造化之大成也。
    同行的一位诗者咏道:“远山苍芒芒,近湖金碧染,城中邂故友,世外有榴园。”就这样,我们几位退休同志一路访古观景,一路惊叹畅谈。历时一天,于我而言还了积年已久的夙愿,大概觉得榴园村胜景已经看过,故事也已听完,一些历史疑点似乎也解决了。其实,真正的榴园村,我们只看了一角,故事也仅听了一半。榴花次第开放,盛花期尚待时日;东山岩石上张果老出逃时留下的驴蹄印、包袱印,小龙回山处,双黄山等十二景,多未瞻仰;山林深处的赵庄石屋、石碾、石槽也未及看到。榴园村似乎还藏着许多的秘密,有待于大家去发现,去观赏,去惊叹。
   

淮北本地人网  |  淮北智诚招聘网  |  大淮北网  |  
学校概况 -  新闻资讯 -  拓展训练 -  冬夏令营 -  CS俱乐部 -  成功案例 -  报名申请 -  学校招聘 -  联系我们 - 

Copyright 2012 hbxytz.com 淮北星月素质拓展学校 版权所有
联系电话:18256127820 18098591911 技术支持:智凡网络
集团拓展专线:集团拓展专线     个人拓展热线: 个人拓展专线

关闭